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 / 案例精選
農村建房發生損害后的賠償主體認定——江蘇徐州中院判決韓風云等訴金啟印等一般人格權糾紛案
發布時間:2014-12-16 瀏覽次數:5260 [關閉此頁 打印此頁]

    裁判要旨

    在不存在包工頭的農村建房案件中,房主與所有施工人員之間為承攬關系,施工人員間則成立合作關系。施工人員發生損害的,其他施工人員均應對受害者給予一定的經濟補償。

   案情

    金啟印欲在其原有的四間兩層門面房上再加蓋一層房屋,并在該門面房的東面新蓋一間三層的樓房。在備好建筑材料后,金啟印與常年從事農村建筑活動的魏永田取得聯系。經魏永田介紹,金啟印與段煥啟于2012年6月20日簽訂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金啟印將其房屋建設工程以包清工的方式發包給段煥啟。簽訂合同后,段煥啟即組織施工人員進場施工,前后共有12人參與施工。其中,段煥啟在建設施工中負責組織協調、指揮安排、日常管理,也參與建設活動,但與其他人員同工同酬。所有施工人員均根據自己的意愿和時間出工,自帶工具,并口頭約定于建設工程竣工后,所得總工資款扣除租賃架材、攪拌機等費用后,按技術工種及出工量綜合計算分配各施工人員應得工資。施工過程中,王立仁在從樓上往下放運送粉刷墻壁材料的小推車時,因固定在墻壁上的滑輪脫落,將王立仁的頭部砸傷,經醫治無效死亡。王立仁的親人韓風云等遂訴至法院,要求賠償各項費用合計325854.49元。

    裁判

    江蘇省豐縣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由于魏永田對于涉案工程僅起到介紹作用,原告所舉證據亦不能證明魏永田承包了金啟印的建房工程,故原告要求魏永田承擔賠償責任的訴訟請求,依法不予支持。金啟印將其建房工程以包清工的方式發包給段煥啟,金啟印和段煥啟之間是一種承攬關系。因段煥啟沒有相應的建筑資質,金啟印作為定作人對承攬人的選任存在過失,故應當對王立仁在施工中受到損害以致死亡給原告造成的損失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結合本案案情,酌定金啟印對原告的損失承擔30%的賠償責任較為合理。因工程所得報酬所有施工人員按各自的技術工種及出工情況進行分配,但施工人員之間沒有形成固定的合伙體,因此,他們之間應認定為合作關系。對于王立仁的死亡,段煥啟及其他施工人員均無過錯,不應對原告的損失承擔賠償責任。但王立仁是在為全體施工人員共同利益進行工作的過程中受到損害后死亡的,全體施工人員均是受益人,依法應當對王立仁的死亡給予一定的經濟補償。法院判決:被告金啟印賠償原告韓風云等人各項損失計97376.55元;被告段煥啟、段煥慶等11人各補償原告韓風云等人8000元。

    被告段煥慶等六人不服,提起上訴。

    2013年8月19日,江蘇省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

    農村建房引發的人身損害賠償案件一般存在兩層法律關系:第一層為房主與包工頭之間的關系,如果沒有包工頭,則是房主與所有施工人員之間的關系;第二層為包工頭與施工人員之間的關系,或者是所有施工人員之間的關系。房主與包工頭之間是承攬關系,包工頭與其他施工人員之間是雇傭關系。

 最近幾年,由于發生事故后產生的賠償責任較大,包工頭已經逐漸消失,其身份轉為工程的聯系人,由其負責聯系工程,洽談工程的價格等事宜,并由其與房主簽訂合同。之后,聯系人再組織施工人員進行施工,但其并不多領取報酬,聯系人也是按自己的工種及工作量大小,與其他施工人員一樣領取報酬,也即同工同酬,最多是每天多領取一定數額的通訊費等。在這種情況下,房主與聯系人之間和其他施工人員,同樣亦是一種承攬關系,只不過雙方的主體由房主和包工頭變成了房主和所有的施工人員。但在聯系人和施工人員之間到底是何種法律關系,由于涉及責任的承擔,是目前司法實踐中爭議頗大的問題。如果認定所有施工人員之間是松散的合伙關系,那么在責任承擔上所有的施工人員均應分擔損失;如果認定所有施工人員均是互相獨立的責任主體,那么發生損害后就應責任自負;如果認定所有的施工人員之間是合作關系,雖然其他施工人員對于受害人的損失不應承擔賠償責任,但由于其他施工人員在工程中均有所受益,基于公平原則,應對受害人的損失進行適當的經濟補償。

    本案即是如此,所有的施工人員均無農村工匠資質,段煥啟聯系到建設工程后,各施工人員根據自己的意愿和時間出工,自帶工具,共同勞動,所得款項扣除有關費用后按各人的技術工種(大工或者小工)及出工情況進行分配。這種組織管理模式和收入分配方式,不具備合伙關系的法律特征,各施工人員之間沒有形成固定的合伙體,因此筆者認為,所有的施工人員之間應認定為合作關系。雖然段煥啟負責聯系工程、簽訂合同、組織人員、管理施工,但其行為是為了所有施工人員的共同利益,在分配收入時,和其他施工人員一樣,同工同酬,其每天多得的10元錢也只是為了聯系工程及組織施工人員而獲得補償的通訊費用,并不是額外的報酬。對于王立仁的死亡,段煥啟等其他施工人員均非侵權人,也無過錯,因此不應對原告的損失承擔賠償責任。但王立仁是在為全體施工人員的共同利益進行工作的過程中受到損害后死亡的,全體施工人員均是受益人,基于公平原則,依法應當對王立仁的死亡給予一定的經濟補償。

    綜上,對于此類案件當事人之間的法律關系,應作如此認定:如果存在包工頭,那么房主和包工頭之間是承攬關系,包工頭和施工人員之間是雇傭關系。如果不存在包工頭,房主和所有的施工人員成立承攬關系,所有的施工人員之間并非獨立的個人,是共同協作完成工程,但并不具備合伙的法律特征,而是一種合作關系,對于損害的發生,由于其他人員均是受益人,因此均應對損害的發生給予一定的經濟補償。

 

    本案案號:(2012)豐宋民初字第115號,(2013)徐民終字第905號

    案例編寫人:江蘇省豐縣人民法院  李  濤  劉承訓   

    來源:人民法院報

交通事故中對“同等責任”的解析——重慶市江北區法院判決被告人郝位潑、周一訓交通肇事罪

參考性案例——王志才故意殺人案

11选5开奖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