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 / 案例精選
張美華等五人訴天水市公安局麥積分局行政不作為賠償案
發布時間:2015-08-11 瀏覽次數:5093 [關閉此頁 打印此頁]

 

(一)基本案情

  2006年3月3日凌晨3時許,被害人劉偉洲路過甘肅省天水市麥積區橋南伯陽路農行儲蓄所門前時,遭到罪犯蘇福堂、吳利強、佟彬的攔路搶劫。劉偉洲被刺傷后喊叫求救,個體司機胡某、美容中心經理梁某聽到呼救后,先后用手機于4時02分、4時13分、4時20分三次撥打“110” 電話報警,“110”值班人員讓給“120”打電話,“120”讓給“110”打電話。梁某于4時24分20秒(時長79秒)再次給“110”打電話報警后,“110”值班接警人員于6時23分35秒電話指令橋南派出所出警。此時被害人劉偉洲因失血過多已經死亡。經法醫鑒定:被害人劉偉洲系被他人持銳器刺破股動脈,致失血性休克死亡。天水市麥積區人民法院于2007年3月23日作出(2007)麥刑初字第4號刑事判決,認定麥積分局“110”值班民警高某犯玩忽職守罪,免予刑事處罰。高某上訴后,二審維持原判。

  天水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06)天刑一初字第24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判決被告人蘇福堂、吳得強、佟彬賠償劉偉洲相應的死亡賠償金等。在民事判決執行中,因被告人蘇福堂已被執行死刑,無財產可供執行;被告人吳利強、佟彬服刑前靠父母養活,暫無財產可供執行,天水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08年6月3日以(2008)天執字第29號民事裁定終結執行。被害人劉偉洲的近親屬張美華、劉宇、劉沛、劉忠議、張鳳仙五人于2009年1月16日以公安機關行政不作為為由向天水市公安局麥積分局提出行政賠償申請,該局作出不予行政賠償的決定。張美華等五人遂以該局為被告,向法院提起行政賠償訴訟,請求判令被告賠償劉偉洲死亡賠償金和喪葬費498640元,被扶養人生活費26959.95元。

  (二)裁判結果

  天水市麥積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國家賠償法》第三十四條第一款第(三)項規定,侵犯公民生命健康權的,賠償金按照下列規定計算:(三)造成死亡的,應當支付死亡賠償金、喪葬費,總額為國家上年度職工年平均工資的二十倍。對死者生前扶養的無勞動能力的人,還應當支付生活費。本案天水市公安局麥積分局應當按國家規定支付死亡賠償金、喪葬費總額的20%份額。故判決:一、由該局按照2008年全國在崗職工年平均工資29229元×20倍×20%的標準,在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給張美華等五人賠償劉偉洲死亡賠償金和喪葬費116916元;二、駁回張美華等五人關于要求賠償被扶養人生活費的訴訟請求。

  一審宣判后,張美華等五人認為判決以20%承擔賠償責任太少、被告天水市公安局麥積分局則認為不應予以賠償,雙方均不服提出上訴。在天水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期間,經該院主持調解,雙方當事人于2014年4月25日達成調解協議:一、天水市公安局麥積分局在2014年6月10前一次性給張美華、劉宇、劉沛、劉忠議、張鳳仙支付劉偉洲死亡賠償金20萬元。二、張美華、劉宇、劉沛、劉忠議、張鳳仙放棄要求天水市公安局麥積分局支付被扶養人生活費及劉偉洲喪葬費的訴訟請求。

  (三)典型意義

  本案典型意義在于:明確了公安機關因未及時出警而應承擔的相應責任,并通過調解方式妥善化解爭議。有權必有責,用權受監督,失職要問責,侵權要賠償,是把權力關進制度籠子的基本要求。《人民警察法》明確規定,人民警察的任務是維護國家安全,維護社會治安秩序,保護公民人身安全、人身自由和合法財產,保護公共財產,預防、制止和懲治違法犯罪活動。因此,不僅違法實施行政處罰、行政強制等侵權行為可能承擔賠償責任,因不依法履行職責、不及時救助群眾,造成人身、財產損害的,同樣可能承擔賠償責任。本案中,被害人劉偉洲的不幸死亡系因他人犯罪所導致,但公安機關也存在違法拖延出警、未及時履行保護公民人身安全的義務,應當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同時,行政訴訟法規定了行政賠償案件可以調解,本案二審法院在查明事實、分清責任的基礎上,主持達成調解協議并制作了行政賠償調解書,既維護了法律的權威,也有利于切實保障當事人的合法權益。

 

 

來源:中國法院網《典型案例》模塊

農村建房發生損害后的賠償主體認定——江蘇徐州中院判決韓風云等訴金啟印等一般人格權糾紛案

參考性案例——王志才故意殺人案

11选5开奖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