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 / 法院文化 / 隨筆札記
我們年輕人能為社會做些什么
發布時間:2016-10-13 瀏覽次數:5869 [關閉此頁 打印此頁]

   我出生于89年下半年,由于讀書晚的緣故,身邊的同學朋友基本都是90后,所以我也樂意將自己歸為90后。作為90后的我們,沒有經歷戰火紛飛、政治動蕩,也沒有經歷過大饑荒或者十年文革等等,所以我們總是遭到這樣的質疑:張揚、自私、承受挫折能力差,被世人冠以“沒有理想的一代”。但毋庸置疑的,總有一天法院院長會是90后、省委書記會是90后、將來的國家主席必定會是90后,社會的各行各業都將被90后占領,那么現在我想問我們這批被質疑的年輕人們,我們能為這個社會做些什么?

   我知道,并非每個人都能夠成為弄潮兒,你我都是再普通不過的公民,是這個龐大的社會機器上一顆小小的螺絲釘。90后的我們,工作穩定后被父母“逼婚”,結婚買房子要花去我們年輕時候最好的二十年時間去償還貸款,年輕人忙著生存,成為車奴,成為房奴,背負巨大生活壓力的我們沒有夢想,沒有時間去關心政治,哪還有什么精力去為這個社會做些什么?

   能為社會做些什么?我覺得,說為人民服務太過高尚、說舍己為人太過浮夸、說無私奉獻太過偉大,還不如回歸自然,就是在我們老去的路上,一定一定不要變壞,每一個人在自己普通的崗位上做個好人將有很重要很重要的意義。

   我們在法院工作的90后們,將來如果成為一名法官,那么我們就做位好法官。鄒碧華在自己主編的《法庭上的心理學》一書中寫道:“當事人所面對的是充滿人文品格的司法者,而絕非冰冷的法律適用機器。也正因如此,當事人所感受到的是法律對每一個人生命、人格、尊嚴、情感的尊重和保護,以及法律真正強大的力量。”

   我想做的法官是要公正贏得百姓信賴。公正是公信的基石。法官只有公正斷案,才會贏得百姓信服。裁判的最高境界,是使裁判的過程體現法律的愛與信仰,讓訴訟當事人和社會公眾體驗法律的理性和溫情。我們要善于通過具體案件的審理傳遞一種價值觀,使司法活動的全過程成為彰顯公平正義、弘揚主流價值觀的陣地。

   我想做的法官是用真情解開百姓心結。基層民事法官的工作就是管群眾身邊事解百姓心中結。民事審判關鍵在一個“理”字。很多民事案件并不是黑與白、是與非的簡單沖突,而是包含著當事人甚至案外人的情感糾葛、甚至是愛恨情仇,不把理說透了,不把當事人的心結解開了,即使法律適用再準確,也不能徹底解決問題。只有真心理解百姓的疾苦,為他們排憂解難,百姓才會真心信任法官。

  我想做的法官是用責任牽系百姓冷暖。法官辦一起案件不僅僅是完成一項工作,而且還可能挽救一個家庭,化解一場危機,甚至改變一種社會現象。這正是法官職業的魅力所在,也是法官贏得尊重和信賴的關鍵所在。作為法官,要多一份擔當,多一份責任,善于發現和解決案件背后的社會癥結,從根本上保障百姓的權益。

   法官不是生活在真空里,對現實誘惑并沒有天然的免疫力。在我們做個好法官的的路上,我們肯定會遇見各種各樣的誘惑。所以我希望我們親愛的90后法官們,縱使給你一萬個理由讓你去作惡,你都要堅守自己的底線和操守,不要變成你從小憎惡的那種人,你一輩子都要嫉惡如仇,絕不隨波逐流,絕不摧眉折腰,絕不絕不絕不失望于人性。90后的我們,已經走上了歷史的前臺,不能后退,也沒有退路,我們只有滿懷良知,用青春去感受法的脈動和心率,用生命去探索法的精神和真諦,將一生奉獻給偉大的人民司法事業!            (劉 洲)

透過禮法觸摸到的溫情

一個沉重而溫馨的角色 ——母親

11选5开奖爱彩乐